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一十四章:无法淡定

作者:西门吹雪类型:都市言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七百一十四章:无法淡定

    想到这,夏博横下一条心,也是酒后定力差吧,他转身把婓雪慧给抱住,两个人的脸贴着脸,夏博神魂颠倒,幸福如他者,那时也不忘发出感慨,人间最幸福的事,也莫过于如此。

    当夏博深深沉浸于这一美好时刻,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婓雪慧以无训练有素的架势,甩了夏博一个耳光,夏博这内心跟脸蛋立刻都火辣辣的。

    他整个人也像一下子惊醒了,愣在了当场,心想这下完蛋了,趁着两个人短暂的僵持,心里飞快合计了一下,在烈女与淑女之间,夏博感觉婓雪慧较像前者,如果是前者的话,无论多少甜言蜜语,估计也难以打消她的怒气。

    夏博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有些紧张的放开了婓雪慧。

    雪慧,你生气了吗?

    婓雪慧也像是很惊诧的看着自己的手,是这只手,竟然打了夏博,可是,她并不想那样做,刚刚,在夏博扑倒她的那一刻,婓雪慧的心其实是快乐的。

    她有些后悔的看着那只手,说:博,对不起,我你,你真的很喜欢我吗?

    夏博说:是,在国土资源局第一次见到你,喜欢你了,感觉你这人对人特好,心地特别善良。

    那,那你也太直接了吧,真受不了你。

    夏博见婓雪慧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生气,为了消解眼前的尴尬,说:我也受不了我自己,太恶心了,今天我疯了,可能是太喜欢你了吧。

    婓雪慧有些迟疑的看着他说:你有多喜欢我?

    非常喜欢。

    然后两个人又僵住了,夏博看这气氛有些压抑,说:算了,我送你回去吧?

    婓雪慧抬头看了夏博一眼,突然惊讶的说道:博,你脸怎么红成这样。

    夏博苦笑说:这不都是你给整的吗?今天这事太不好意思了!

    婓雪慧歪着脑袋,面带犹豫的瞅了瞅夏博,用她温暖的小手摸了摸他的脸,笑道:是很烫,你一个大男人,竟然羞成这样?是不是第一次被人当面拒绝啊!

    说完她捂着嘴巴咯咯笑起来了。

    看到婓雪慧的脸色已经转怒为喜,夏博潜意识的冒进情绪又开始抬头,他想了想说:雪慧,为了让我不在尴尬,我我可以吻你一下么,是吻完,要我死我也愿意。

    婓雪慧好久都没有讲话,看去,这一晚她都不想讲话了,夏博想,今晚也挨了打,也挨了骂,还怕什么呀,凑前去,轻轻吻了她的嘴唇,她没有躲开,好像嘴唇还略微动了一下,配合夏博。

    婓雪慧小脸带着羞涩,嗔怪的说:你又占我便宜。

    停顿片刻后,她几乎是用耳语般的低声说道:你睡吧,我看着你睡。

    她轻轻的走来,慢慢的把夏博推到了床,这时候的夏博也像是猛然意思到了什么,他的心咚咚的跳动着,根本都无法让它慢下来,当他倒在床的时候,婓雪慧也随着他倒了下来,她压在了他身。

    夏博感觉一股热浪瞬间袭便了他的全身,他用两支手颤抖着,试图揭开她的罩罩,但一直没成功,一会似乎是她的手向后一划,那个夏博一直以来最憎恨的枷锁便滑落了。

    她低声说:今晚我都给你了。

    看了看这时候的婓雪慧,感觉她好安静好乖巧,他亲了她的额头一下。

    婓雪慧发出喘息,她抱紧夏博,她在夏博的亲吻轻轻地颤抖,她闭着双眼,脸颊绯红,她是多么的美,简直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夏博的心里除了那种本能的冲动之外,还有着一层仿佛得到了一件早想得到的梦寐以求的艺术珍品的惊喜和愉悦心情。

    婓雪慧的回应极为激烈,这是一场期盼已久的盛典,似乎两个人都在接受一场炼狱,他们都把自己全部的体力消耗到了这场战斗,很多时候,婓雪慧夏博更加的用力,那一下下的撞击,带给了他们两人压抑和长久等待后的最后冲击。

    婓雪慧停下动作用手捧着夏博的脸,看着夏博喘息着说:咱们这是要干嘛?咱们怎么走到这步了?害怕不?后悔不?

    借着窗外透过的一丝丝的月光,夏博看着她,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嗯?你咋不说话了?婓雪慧继续等夏博回答。

    夏博小声说:是啊,咱们在做错事呢,是不是不应该啊?怎么办?放开你我又舍不得。

    婓雪慧叹了口气,温柔的吻夏博的嘴

    当他们都疲惫了,都没有力气的时候,婓雪慧便在夏博的胸前狠狠咬了一口。

    这个恢复时间没有夏博想象的那么漫长,在他还精疲力尽,半梦半醒的时候,婓雪慧已经快速的穿戴整齐,准备离开了。

    这要走?

    怎么?你还想留我过夜?

    额,这有点委屈你了!

    想一想,这里根本都无法让婓雪慧留下来,且不说明天婓雪慧离开时候的危险了,是门卫那老头,也一定会感到怪,他最近对夏博可是很关注的,刚刚分明看到婓雪慧把夏博送进来,咋没见出去呢。

    那我送送你!

    夏博要起来,却被婓雪慧摁住了肩膀:你醉了,好好休息!

    我没醉,我早

    不等夏博说完,婓雪慧的一个吻堵住了他的嘴,好一会她才直起身来。

    听我的,你醉了,今天你什么都不记得,我不过是送你回来,又帮你打扫了一下卫生而已!

    婓雪慧的这些话说的很认真,也很冷静,让夏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忧。

    雪慧。你什么意思?

    博,我,我们好像真的做错了,我有些愧疚和自责,你不要逼我好吗,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可是,我没有资格获得分外的幸福!

    夏博当然能够理解婓雪慧的心情,像她这样一个低调而保守的女人,突然的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她的内心一定会有纠结和反复,甚至,她还会再也不理自己了。

    从世俗的角度讲,我们是错了,可是,我们何必要压抑自己的内心和情感!我们在一起很快乐,也很美好,这不够吗?

    不,不够,也许我是还无法适应,给我点时间好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夏博也无法让婓雪慧马解脱出来,他想,她一定很矛盾,一定很犹豫,也会受到煎熬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夏博真觉得自己可能错了,是自己带给了婓雪慧心理的痛苦。

    他不在勉强着让婓雪慧放下心头的包袱,他黯然的点点头:好,我等你!

    目送着婓雪慧离开房间,夏博靠在床头,没有丝毫的睡意了,刚刚的困倦随着婓雪慧的离开而带走,他点一支烟,有些后悔,也有些自责,可是,假如今天的事情重来一次,夏博想,他一定还会这样,因为面对这个让自己痴迷许久的女人,他无法淡定和理智。

    这个夜晚,夏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婓雪慧的身影不断的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怎么甩也甩不开,直到天快亮了的时候,夏博才迷迷糊糊地小睡了一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