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零九章:牡丹

作者:西门吹雪类型:都市言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七百零九章:牡丹

    夏博刚醒来接到了张副局长的电话,他显得有点兴奋:夏县长,人抓住了,抓住了!

    好,那赶快审问,问清他后面还有什么毒贩!

    嗯,我安排刑侦大队接手了,妈的,缉毒队还不高兴,刚刚告到罗局那里了,我给罗局说,这是夏县长的意思,他才没说什么,不然啊,又要婆婆妈妈的扯半天!

    好,好,有什么事情直接往我头推,不要影响你们团结。

    没事的,那我们休息一下,安排审讯,昨晚大家都熬夜呢,先缓缓,反正这小子是逃不掉了!

    夏博也连连点头:对,大乐透摇摇选号器:让同志们休息一下,你们辛苦了,请带我向他们问候!

    放下了闲话,夏博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他也有点小得意,自己第一天接管公安局,破获了一个毒品案,这挺给自己长脸的。

    不过今天的事情还多,夏博也顾不得自恋了,匆匆忙忙的洗漱一番,到办公室去班了。

    夏博本来午是安排到国土资源局去座谈的,但临时接到了县委的通知,说面要求对全市基层乡镇展开卫生评抽查工作,清流县决定把抽查的重点放在东岭乡,因为最近东岭乡的名气太大了,欧阳明书记的意思是夏博对东岭乡很熟悉,由他亲自陪同孙副书记去东岭乡检查,发现什么问题,也便于及时处理。

    夏博真心不想和孙副书记一起去,两人目前虽然是见面客客气气的,但骨子里都对彼此并无好感,特别是前一阶段夏博还敲诈了孙副书记几十万元,这个梁子很难解开。

    孙副书记也是一样,他一直看不惯夏博,问题是,现在的夏博是欧阳书记的红人,他刚刚投靠过来,自然表面要给夏博几分面子,但心里的恨那是一定的。

    可是既然欧阳书记发话了,夏博和孙副书记也都不便推辞,两人带明办,宣传部的几个男男女女,分乘两辆轿车,往东岭乡而去。

    路,夏博给汪翠兰打电话,但办公室没人,夏博给万子昌去了个电话。

    万书记,你们做好接待和准备工作,县委的孙副书记要下来检查卫生了!

    万子昌也是刚刚起来不久,昨天他陪着几个当地的老板多喝了几杯,这会接到了电话之后,万子昌很快的恢复了他的冷静干练!

    他迅速的做出了反应,一面通知下面各村展开卫生清理工作,一面通知乡政府各部门做好了接待准备,而后给司机打了电话,坐车到路口去迎接。

    万子昌在路口等的时间不长,看到远处几辆车夹裹着滚滚红尘,开了过来。

    他忙跳下车子,站在路边,等孙副书记和夏博的停稳之后,他快步前,伸出手要与孙副书记握手,孙副书记表情很严肃,他倒背着的手伸出来象征性地跟万子昌的手碰了一下。

    万子昌背微弓呈45度角仰着脸面带笑容地说:孙书记好,欢迎你来我们东岭乡指导工作!

    孙副书记虽然是副书记,但官场习惯抹去福字称呼,以视尊敬之意,他也并不更正,点点的点点头。

    万子昌又扭头和夏博打声招呼,想过来和夏博握手,夏博摆摆手,示意他招呼好孙副书记成了。

    万子昌和夏博也很熟的,两人配合一直也默契,心领神会的笑了一下,没有到夏博那面去。

    大家简单的说了几句,又都各自车,往东岭乡政府而来。

    快到乡政府的时候,孙副书记让停住了车,他这一停,大伙都的下来,拥着他步行,一面走,孙副书记一面四处的张望,检查起了卫生,其他明办啊,宣传部啊这些干部,也跟着掏出了笔记本,边走,边记录着。

    夏博是甩手掌柜,跟在孙副书记身边,大概的看看,不过心里也是有点不好意思,要说起来啊,这东岭乡街道的卫生的确过去差了很多,过去自己在的时候勉勉强强还看得过去,现在可能是几个大项目正在施工,外来务工人员陡然增加,各种商贩,也云集于此,卫生情况不容乐观。

    走了一会,孙副书记便邹起了眉头,神色庄重地说:万书记,你们这的环境卫生工作搞得很差呀,简直是瞎胡闹,个月没接到县里的通知吗。

    万子昌忙低头说:接到的,接到的,孙书记批评的对,最近这一阶段,我们却是有点忽略了!

    既然接到了通知,怎么没有好好的收拾一下,这简直如同儿戏,你们是对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的渎职。孙副书记义正词严地对着万子昌说着。

    万子昌哪敢辩解,只能不断的承认错误。

    夏博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尼玛,现在这街也太乱了,主干街道散落着清早人们扔下的一团团粘连在一起的卫生纸,微风吹来,卫生纸散出一股子隔夜的男人的浓郁味道,一阵小旋风卷起了一个卫生巾,间的女人血点像岛国的国旗耀眼夺目。

    夏博正看的皱眉时,却见旋风卷起的卫生巾像长了眼睛的妖兽一般,飘荡几下,啪唧一声印在了孙副书记的脸。

    那耀眼的红点糊住了孙副书记的嘴,孙副书记很愤怒,他用手想揭掉那个烦人的卫生巾。

    慌乱之竟然没有揭下来,其他干部们都惊得不能动了,有几个家伙还下意思地笑出了声音,刚笑出声音猛然觉得这样笑是对孙副书记的极不尊重,强烈克制着那诡异无的笑,孙副书记的秘书已经把笑这些人的名字深印脑海,准备回去写出他们的名字,递交给孙副书记,下次他们将升官无望!

    万子昌手忙脚乱的去嘶甩在孙副书记脸的卫生巾,撕拉一下,竟然只是撕下了一下溜,其他大部分还是贴在孙副书记的脸。

    夏博在孙副书记的身边,这时候也顾得脏了,眼明手快的伸过胳膊,一把抓住了卫生巾,帮着孙副书记把那卫生巾从嘴揭了下来。

    气急败坏的孙副书记瞪了夏博一眼,然后愤怒地看着万子昌说:你们简直没有把县委下达的任务放在眼里,一群酒囊饭袋,国家的蛀虫,你,地免职!

    万子昌心惊胆战的看了夏博望了一眼,夏博没有说话,心里想,你老孙口气也太大了点,一个乡书记是你说免职免职的,你哈巴狗站在粪堆,装什么狼狗样!

    万子昌也不敢说话,孙副书记余怒未消,他竟然口出脏言了:妈的,一群没有素质的货,浪费国家粮食的蛀虫!

    远处嘻嘻哈哈手里拿着扫把在那里扫来扫去的几个老娘们笑得很响,想必是街打扫卫生的保洁员。

    这让孙副书记面子更难堪,他真的想当场免了万子昌的职务,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万子昌,复杂地眼神令万子昌背冷汗直流。

    万子昌弯着身子激动地说:请孙书记放心,我一定认真清理东岭乡以及所有村子里的垃圾,给老百姓们一个干净美丽的生存环境,如果达不到县里的要求,我甘愿辞职回家!

    孙副书记的嘴红通通一片,沾满了腥气败坏的经血,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见汪翠兰带着东岭乡的其他干部,一溜小跑的赶了过来,一个个都跑的气喘吁吁的。

    孙书记,夏县长,你们,你们来了,我,我

    你吧舌头撸直了在说话,看看你们都怎么打扫的卫生,你这个乡长有没有一点责任心,嗯!

    夏博对着汪翠兰吐个舌头,艹,孙副书记咋能说把舌头撸直了,那是捋直了好吧,一想到这个撸字,夏博有莫名的躁动。

    汪翠兰刚来被孙副书记莫名其妙的骂了起来,她也只能受着,不过这一通骂,倒是把万子昌给解脱了,他悄悄的往后缩了一步,躲在了夏博的背后。

    不过汪翠兰是汪翠兰,她很快的搞清了状况,她露出成熟女人的笑容,走到了孙副书记的跟前,拿出自己兜里的餐巾纸,帮着孙副书记擦去了脸残留的一些血红。

    孙书记,你消消气,最近东岭乡太忙了,万书记和我天天都从早忙到黑,又是旅游工程的协调配合,又是各个矿山的安全管理,还的完成县里的各项指标,真把这事给忽略了,还请孙书记原谅一次!

    这女人软绵绵的几句话一说,让本有点怜香惜玉的孙副书记心软了下来,看看汪翠兰那成熟女人的玲珑的曲线,呈现出少妇独特的美感,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幽香绽放,还有她的微笑,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娇媚,却又并非那种做作的职业笑容,她眼波微微一扫,可以让人都觉得她是在对着你笑,这笑容似乎有一种神的魔力,象饮下一杯温好的醇酒,浑身下,通泰暖和。

    有时候啊,这人和人是看一个缘分,在夏博的眼里,汪翠兰也是一般了,但看在孙副书记的眼,这汪翠兰是怎么看,怎么好。

    孙副书记的怒火也消失了不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