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零八章:抓捕

作者:西门吹雪类型:都市言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七百零八章:抓捕

    等夏博开完会,大乐透摇摇选号器:宣布了他对公安局和国土资源局分管决定之后,他才打开了手机,手机除了几个普通电话之外,差不多全是张副局长打来了电话。

    他赶忙回过去一问:张局,什么情况!

    嘿,这小子溜了,我正安排人搜查呢!

    溜了?

    夏县长,我有点怀疑,缉毒队那面可能有人走漏了消息,大老刘是在我们达到几分钟之前接了个电话才匆匆忙忙的逃跑的!

    你是说他在缉毒队有人!

    嗯,我有这种感觉,也有这个怀疑!

    夏博沉默了片刻,说:张局,我有个提议,假如抓住了这个大老刘,应该在你们刑侦队审讯!

    这夏县长,按规矩这种案子要交给缉毒队审讯的,再说了,这次行动主要是缉毒队出面,其他单位都是配合!

    球,都按规矩人还不憋死了!夏博学了一句张副局长在饭店时说的话。

    张副局长在那面笑了:成,我到时候让刑侦队把人强行留下!

    嗯,那你们辛苦了,我等候你们的佳音!

    只是这个佳音直到夏博睡觉的时候也没有等到,显然,土生土长的大老刘利用环境的熟悉程度,巧妙的躲过了警方的排查,潜伏在了清流县城,不过警方也得出了一个结论,从时间判断,大老刘还没能逃往外地,所以,抓住他只是个时间问题。

    警方在各个车站,路口都加大了排查力度,为了能抓住他,连晚都不带休息的,轮班执勤,不抓住大老刘,誓不罢休。

    夜色下的清流县城已经没有了白天车辆的喧闹和路灯无际的夺目,远方的群山也消失在夜色里,冷冷清清的街道和乡村,在阴暗的月色下显得灰蒙蒙的,视野远方的天都失踪正在地平线,让人误认为整个地面如同一度硕大的蒙古包,结结实实地罩着大地,压制得让人无奈深呼吸。

    东郊派出所的所长老关猛然收回凝望窗外天空的眼神,回头对身后的那个年轻警官说:小曾,该我们接班差了,记住,加强盘查可疑人员,重点盘查四十岁左右身高165至170米之间的壮实男性。

    嗯,好的,不过照片咋没下来!

    估计有照片,但没来得及给我们吧!

    关所长说完,又和其他几位警官碰头商量了片刻,然后肖警官和曾警官一起奔出了值班室,骑摩托,风驰电闪般冲出了派出所大门,消失在天亮前的朦胧之

    凌晨5点20分肖警官和曾警官赶到了位于城东的长途汽车站,此时汽车站的售票口和候车厅已是人声喧闹,贩山货土特产的老乡有近百人,大部分是年妇女和五六十岁的老人,年青人很少。

    他们俩人在人群巡视几遍后没发现可疑目标,更怪的是,也没有等候他们接班的人,这可有点怪了,他们一个电话打回了所里,经过了解,管所长说缉毒队本来在这个车站安排了两个警员,但四点多他们接到了附近一个报警电话,为了抢时间,他们到那面去了。

    所长,这是说,四点半到这会车站是个空挡!

    差不多是这样了!你们看看,这个期间有没有发走的车!

    是!

    两位警官询问车站工作人员后得知,开往西汉市的第一班车是5点10分已经发出,不过该车到西汉市的路段没有通往别处城市的岔路,要是追的话,能追。

    两位警官从现场得来的强烈预感和强烈的使命感,使他们感觉,嫌疑犯有可能会乘第一班车逃离龙南!

    肖警官看了一眼候车厅的大钟535分,第一班车己开出25分钟,以平时掌握的情况这辆车应该在35公里范围内,在班车到西汉市之前有希望追这辆车。

    俩位警官商量后决定开车追截这辆班车,他们给所里打去了请求电话,让立即派人过来执勤,他们要去追人,关所长同意了。

    两位年轻的警官显示出了他们精准的判断力和处事的果断勇往。

    摩托车在国道飞驰起来。

    肖警官专注地驾驶着摩托车。

    快!还快点!坐在摩托车后座的曾警官也心急如焚,不时地催促,唯恐追不第一班车,错失一线希望。

    前面的车,的确坐着大老刘,他在县城里东躲西藏,虽然躲过了一拨拨的搜查,但他明白,这终究不是个长久的办法,只有离开清流县才能安全,在对一些站点和路段展开了详细的侦查后,他总算是找到了东郊车站这个漏洞,坐了第一班车。

    当班车驶出车站进入国道的那一刻,大老刘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轻松了许多,一天的紧张和疲劳使大老刘很困,但他不敢睡觉,右手放在腰间锋利匕首的把柄,微闭着眼睛,算计着到达西汉市之后,下一步怎么走。

    有道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大老刘做梦也没想到此刻他已经被剋星紧紧地盯住啦

    605分,铁山镇,传说铁山这个小镇古时候有一座铁矿山,山下有一个万丈深潭,潭有一只巨大的鼠头怪龙,每年五月都要当地老百姓贡奉童男童女,不然搅动潭水,爆发山洪,危害一方。当地百姓苦不勘言。

    那年李凝阳云游四海,祥云被花香冲散,从云端跌落,把腿跌拐。醒后发现自己躺在万花丛,香无,美景胜似天庭。经打听才知道自己来到了人间仙境,疗伤的老李时常听到百姓诉说这里有鼠头怪龙作怪危害一方,故决定为民除害。经过三天三夜的恶斗,老李终于擒住鼠头怪龙,并将怪龙置潭边一块巨大的铁石斩首。当地老百姓为感谢老李,将鼠龙骨和当地铁石一起煅炼,制成单拐赠送老李,铁拐李由此而名。

    看!快看!开车的肖警官一阵激动,大喊一声。曾警官闻言车后侧头前望,前面一辆绿色客车正不紧不慢的跑着,摩托车终于追了第一班车。

    他们赶车头示意司机停车,司机见是二名身着警服的警察,遂将车缓停在路边并把车门打开,俩位警官未等车门完全打开冲了去,目光扫视,车有十排座位,车内有乘客约四五十人,大部分是妇女和五六十岁的老人,当扫视到倒数第二排右侧时,看见有一名年约40的男子坐在那里。

    二位警官对视了一下眼神,默契配合着,一前一后,快步穿行在间过道,迅速接近他,准备盘查。

    这人在前排椅背的遮挡下只能看见肩头部位,其胸部以下被椅背的遮挡,他不动声色,稳坐不动,当肖警官趋近大约80厘米时,此人眼睛突爆凶光,猛然起身,乘起身之势持尖刀扑刺肖警官胸口,持刀者正是清流县公安局抓捕的通辑嫌疑人大老刘。

    这是一把三十多厘米长的双刃尖刀,从武的大老刘清楚此时是你死我活的时刻,因此,大老刘这一刀是极其凶狠的一刀。

    说时迟那时快,肖警官反应迅速,以左胸带动整个胸部向右后闪撒,躲过大老刘的夺命刀,但左腋下的警服还是被刀尖刺开一个裂口,大老刘志在必得的一刺,因用力过猛,扑刺时身前倾,腿部被座椅拌住,身不由己地随贯性前倾,整个身体的右侧倒在走道。

    此时紧随身后的曾警官迅速弯腰双臂擒住倒在走道的大老刘的左手,未料大老刘急抽左手,左扭翻身,右手持刀自下而斜刺一刀,刺曾警官手臂,锋利的尖刀立马见血,此时的肖警官在闪过夺命刀的瞬间,在曾警官擒住大老刘左手的同时,双腿膝弯下压,膝盖顶住大老刘的胯部,伸出双臂欲控制大老刘持刀的右手,大老刘己作困兽斗,在刺伤曾警官抽脱左手的同时,左扭翻身,仰弓起半身,持尖刀再一次猛刺肖警官心胸部。

    这一刀大老刘失算了,凶残的本性使大老刘失算。他想一刀制胜,尽快脱身逃跑,因此刺杀的都是要害部位,殊不知这一刀给了肖警官躲闪的余地,距离消耗的时间和体可腾挪的空间,使肖警官在用左臂格挡大老刘前臂的同时,有了瞬间的躲闪机会。

    肖警官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再次右后侧仰,并顺势下沉,抱住了大老刘整个身体,用左肩顶靠住对手腋下大臂部,右手抓住大老刘的左手,压制在地板,致右手直握尖刀的大老刘一时无法发力刺杀,挣扎尖刀朝空乱刺,临近其头部座椅的铁支脚被尖刀磕得一阵乱响。

    机警的肖警官成功地再次躲过大老刘夺命的一刀。

    如果这一刀不是大老刘求胜心切,改刺下腹部,肖警官将无法移动躲过这一刀,因为此时的肖警官双膝盖和小腿部弯压在大老刘的髋腹处,是整个身体的支撑点,加车内走道空间陝小,座椅的高度正好阻挡了躲闪的空间,无法移动,无法躲避。

    大老刘的身体被抱住,并被压在地板,想逃已难于脱身了。

    搏斗至此,对手的异常凶残,使肖警官已意识到压在身下的不是一般的盗贼。此时的肖警官已置生死于度外了,他敏锐的抓住格挡时粘住了大老刘内肘之机,由往下,闪电般爆压大老刘右肘,致大老刘右肘爆击在走道地板,成功的将大老刘控制的尖刀击落,失去凶器的大老刘顿时失去优势,拼命争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