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29.第523章 来袭

作者:五分音符2类型:历史军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狗如今人模狗样,大乐透摇摇选号器:其也不介意人家叫他三狗。 三狗真不知道自己祖姓什么,作为累世难民家族,连姓的传承都已然失传,也不在意如此多。

    三狗如今五十一,在辰河国也算是德高望重,其有三个妻子,六个儿子七个女儿,皆姓杨。

    其有四个,是杨锡给起的名。

    跟了杨锡三十年,混个赐姓,这还是说得过去,是以三狗后代,便姓杨了,这一支杨氏,往远了说,祭祖之时,其祖宗便叫三狗。

    大狗如今在九江跟着罗兰总督做官署,也算是高官厚禄,其后人便随得罗兰姓了罗姓。二狗此次随太史慈出征,也为一团之长,回归后自然是威震一方,其后人也跟的杨锡姓了杨。

    这兄弟三人,早为奴仆混子,如今皆成人人,这便是世道轨迹的改变。

    却说辰河国国安署署长三狗,副署长洪峰齐至天师洞,算是给了天师道极大重视,道主张卫领众弟子出门迎接。

    张卫出来便拱手道:天师道张卫,恭迎辰河国各位贵客。

    他可不敢直接称三狗。

    三狗掏出照片,对一下道:看来这位便是天师道大天师张卫道主了,没找错,没白走一趟。

    三狗说着,便自怀内掏出一张纸来,抖开展示给众人道:此乃我辰河国拘捕令,天师道组织谋杀辰河国国家元首,证据确凿,元首亲自下令批捕,凡天师道之人,至道主,下至种田种花的雇工,一律羁押回辰河城,不得遗漏,若有拒捕,按律从事!

    三狗这么一说,声音铿锵,直接将张卫和其所有弟子全部镇住。

    大人,这,这,我天师道下百余人,全部带走?张卫懵了。

    是!包括你派去汉的司徒赋天等,我辰河国必将其枭首。

    枭首?大人能否放这些弟子一条生路,此事一人做事一人当,乃是我这道主私自所为,与我这些弟子却没有任何关系。

    三狗道:不!你等所有人名单,一共一百零三人,全部已然在我辰河国缉拿名单之内,一个不可能漏过,除非其逃出我辰河国范围。当然,你们可试试逃走,据说你等道人,皆有法术,我倒是想试试,是你等法术厉害,还是我辰河国枪械更强。等事情真相查明,未参与者,皆可返还原地,参与者,知情不报者,皆按律监禁。

    三狗见对方许多人蠢蠢欲动,有拘捕态势,遂打了个手势,顿时百余人全部掏出了枪械,后面还有五挺短机枪。

    张卫知道自己法术是怎么回事,一些幻术,障眼法而已,骗骗一般武林人士,游侠之类还可以,若真是死磕,人家用枪扫射,哪里能躲得过去,于是无奈之下,领众人往山下走。

    三狗却没有如此简单,早命人拿手铐将一行一百多人全部绑了。

    于是山朝圣的许多香客便看到了异一幕,大清早的发现整个天师道之人,全部被用手铐铐了,垂头丧气拾级而下。

    这下天师道的可信度直接降到了最低。

    你不是有什么神仙吗,我把你的神徒全抓了,也没见出来放个屁什么的。

    这是杨锡试探的第一步。

    其假装不知道,反正过火了的话,你们会来找我谈。

    房陵,筑水,这是一条细细河流,乃是马栏河起源,自山形成小溪,成筑水注入汉水。小溪旁,一支军队驻扎,旌旗写着第五十二团字样。

    五十二团团长,名邢道荣,这邢道荣乃零陵太守刘度部下将,使一柄开山大斧。后投降庞统,镇守古道,如今老将披挂,五十有八,还争最后一次出征。

    据传这邢道荣有张飞赵云之勇,但被证实还是差一个档次。当然,在辰河国,其也没有表现机会。

    八月初七,夜风来袭,邢道荣打了个寒颤。

    团长!这山昼夜温差有些反常,您这月余来,每日精神紧绷,怕是有些身体吃不消,要不早些睡吧。

    年轻的警卫提醒这邢道荣。

    邢道荣紧紧衣衫道:你个小鬼头,知道享福,你我提兵在外,哪里容得下半点疏忽。你若困了,你便去睡。

    年轻警卫吐了吐舌头,继续道:今儿您怕是必须得去睡了,参谋长下了死命令,今晚12点前,一定得让您休息,要不我得卷铺盖走人。

    邢道荣老脸发怒道:好个高寒,竟敢用此种下作手段,仗着他老子是高顺,敢欺负老夫?

    团长,您别为难我们了,参谋长也是为您考虑,您看您最近每日两点才睡,早五点起床,便是年轻人,也是受不了。

    邢道荣自然不是真怒,有着年轻人关心,出门在外,也算是有些着落。

    好了,不为难你,再做最后一次巡逻便休息,好歹得交代守夜将士们一声,不然我这却不放心。三十公里长的战线,不要在我们五十二团这几公里出些乱子。

    邢道荣说罢,披了件衬衫,内着一件背心便出了营帐。

    四名警卫跟着。

    副团长早睡了吧?邢道荣边走边问。

    回团长,早睡了,天入黑睡下了,他负责指挥下半夜,可不敢耽搁一分钟。

    邢道荣点着头,开始沿着小溪往下,沿路各驻地都已然安静,守夜将士手电筒探照,发现是团长,皆行军礼问安。

    与此同时,山坡那边,七道身影急速飞射,转眼便离邢道荣驻地只里许。

    为首一人正是嫪毐生前死党,与其同辈诛灭的赵肆和赵齐。这二人生前一人是内史,一人为大夫令。

    赵肆叹口气道:土果是不同,空间却有古怪,我等遁速,之在下土,生生慢了十倍,却不知为何。

    赵齐道:我总感觉在下土便如鱼得水,到了土,竟如入水,不得其解。

    他们哪里知道,正常空间,暗物质只占百分之二十多,而在他们那空间,暗物质占百分之七八十,环境相差不知道多少。

    赵肆道:好了,不讲这,说说我们此次任务。依余将军与侯爷之意,乃是先杀一位团长,震慑彼军,若其不退,便再杀一位,如此下去,彼军必破。

    赵肆说着,便伸手往前方虚空一指,前方出现道道红气,竟让赵肆一愣。

    我的乖乖,这辰河军何等严谨威武,无怪乎无敌天下。这军杀伐之念,覆盖全军,不使手段,还真不能过!

    赵齐掏出七面令旗往虚空一丢道:那便只能使用这破煞之阵,我等只一个时辰可行动,开始吧!

    此时,恰好邢道荣回至帐内,准备寝,其忽然觉得自己精神一阵恍惚,以为自己身体究竟不如从前。

    但在此时,整个营帐竟凭空出现七道身影,这七道身影,竟凌空踏来,看似极远,其实极近。

    邢道荣有血气,猛然爆喝一声,想引起外面警卫注意,但这声爆喝,竟未能传播出去,声波被隔绝了。

    邢道荣知道是生死关头,因此时有两道身影已然欺近,手握着古朴长剑,朝自己砍来。但邢道荣分明发现,自己一声爆喝,竟让那两道身影顿了一顿。

    htmlbook3838644indexhtml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