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22.第516章 拷打

作者:五分音符2类型:历史军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华佗专心医术,对于政治基本是儿童水平,见杨锡如此说,其也陷入了不解。

    但杨锡既然说不杀,那便是自己可以活着了。

    一小时后,杨锡张昭等人便看到杨锡没事儿人一般自医院走出,只是面色有些苍白。

    杨锡一出来,第一个问题便道:田函如何?

    张昭道:手术已然完成,过了危险期,应无大碍。

    杨锡点头道:嗯,田函年纪大了,五十多的人,再经不起折腾,我的护卫工作,以后便再行选拨,至于田函,等他好后,你们让他来辰河堡见我,我再与他商量以后去向。

    张昭连连应是,这才有机会问起杨锡伤势,杨锡表示只有皮外伤,命众人散去,各司其职。

    众人陆续散去之后,杨锡这才携手三位夫人与儿子女儿回辰河堡。

    至于众人所提的要有专门的医务人员常驻辰河堡的问题,又被杨锡给拒绝了。

    按照古时制度,杨锡这身体,已然可称之为龙体了,实际其已然成为华夏帝王。

    便是今年八月的元首选举,不用说,又会全票通过。

    看着蔡琰乔绾秦青三女脸泪痕,杨锡心一酸,暗想自己如今四十九岁,但身体没有半点衰老。但自己这几位妻子,蔡琰已然四十多,便是乔绾也快四十了,最年轻的秦青也有快三十,如此下去,却如何是好。

    杨锡摇摇头,拥着她的女人们回家。

    三日后,杨锡伤势彻底恢复,便是这恢复的这几日,其吃了大量食物,身体机能,竟然还涨了几点,达到了163的数值。

    三狗来见,竟回报说四人硬气,拷打皆不说出幕后主使,那苏秦玲,说是要亲见杨锡,若杨锡肯见,便将事情始末全部告知。

    杨锡只得亲自去了国安署。

    国安署的密室,外面的监牢要结实得多,全部精钢铸,便像是一个个的钢铁盒子,谁也没办法逃出,要想越狱,那难登天。

    走进国安署地下密室,再次见到苏秦玲,杨锡有些无语,好好一个美女,被三狗双手吊绑不说,衣衫已经烂的不成样子,身血痕染红了白色外裙不说,连腿都露出整条,其伤痕累累。

    你们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吗?我没说严刑拷打,只是要你们问出其来历而已!杨锡觉得自己变成了后世某朝皇帝蒋某石,在玩恐怖主义。

    三狗道:啊?这,以往都这样啊?

    杨锡无语,怎地这次便不懂配合了。

    都这样?你不知道人家是美女,是超级美女,要礼待!作为一个男人,你咋下得去手?你看看,你看看!打得腿一条条尽是伤疤!人家怎么出去见人?你得用电椅!电椅知道吧,又不是没有,那玩意儿不留伤疤,死也不会死得太难看!

    三狗愣了。

    杨锡走过去,亲释其傅。

    你看看你,有什么话跟他们说也一样,非得受这么大委屈,来亲自跟我说干嘛。

    苏秦玲鄙视道:没想到你也是伪君子,亏我此前还认为你与众不同。

    杨锡将苏秦玲抱到椅子,这回真是电椅,但苏秦玲不知道。

    不过杨锡没折磨她,而是命人取衣服来。

    怎么?你有什么要与我亲自说?

    苏秦玲望了眼三狗等人,杨锡知道其意,便转头道:你们先出去,关好门,开好灯!

    门一关,苏秦玲道:你很残暴!

    杨锡走过去,将衣服丢给她。

    你不是第一个如此说之人,我的敌人都很怕我,大乐透摇摇选号器:都说我残暴。但我的国民都很幸福,万古以来的任何国人都幸福。我若不对敌人残暴,他们便会对我的国民残暴。不说这个,说说你的来历,再说说你后面那人来历吧。

    你早知道?

    哼!我见你第一眼便知道,若不是如此,我早死了一万次!

    我说呢,还以为我的魅力不够。苏秦玲释然。

    魅力?你还会用这词。呵呵,这词可是我辰河国新鲜词儿。怎么说呢,你美丽不可方物,在我的三位夫人里面,只有乔绾可以与你一,但这是美丽,论魅力,你在我眼,不过她们任何一人。

    因为我是你的敌人?我想杀你?

    不!因我的三位妻子,并不因自己美貌,便高高在,以为男人都得拜倒在自己裙下,对自己另眼相看。他们勤劳勇敢善良,像普通人一样,没有利用自己的美貌,为自己争取一分其他。而你,只有美貌。

    我只是利用美貌接近你而已,我也可以勤劳,我也勇敢。

    得,您别说了,您别说您也善良!我听着恶心!你想杀我,你想魅惑我!你知道你杀了我或者魅惑了我,这天底下将会有亿人陷入水深火热之。你竟然能竟然敢干此等事情,所以你受些拷打,这是最低惩罚,我还会让你死,以国人的名义让你接受审判!

    杨锡目光灼灼,坚定有力。

    苏秦玲害怕了,在这男人面前,自己太渺小,不是实力原因,而是某些其他方面,譬如伟大。

    不得不承认,你将成为明主。但我有我的使命,这是命运。

    那你说说你的来历吧。

    杨锡不想掰扯了。

    苏秦玲清了清喉咙,他感觉面前这人给自己太大压力,有些自惭形秽。

    我本为九尾天狐,曾化为苏妲己,如今这身体,只是一缕精魂投胎,使命便是来惑乱你。

    杨锡静静的看着她。

    你不怀疑,你不是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吗?苏秦玲从资料得知,杨锡不信天,以为杨锡不信自己所说之言。

    呵呵,我信你,但要纠正你一句话。婴儿出生,魂魄自成,皆因其大脑神经系统能完成一些组合,暗合机巧,方能产生。你说你这是投胎,我却认为你这是夺舍!你直接杀死了一名婴儿,然后夺其躯壳,是死罪!

    你信?

    我信,你继续说!

    这世界真没你想得如此简单,天界是真存在的,我代表天界!但我不能与你一介凡人多说,此已然是极限。

    说到这里,苏秦玲不语,看着杨锡。

    她没从杨锡眼看到敬畏。

    我知道有天界,我还知道有下土。这些你不能说便别说,我只想知道在人界,你代表谁,谁指示你。指使你之人,不管其有多大后台,便是其后台为天界之主,下土之王,我也必提百万大军,让其灰飞烟灭!

    杨锡说道最后,大袖一甩,手掌成刀,做横扫状。苏秦玲感到害怕,这是一个可以将三界搅动得天翻地覆的人物,与千年前的帝辛不一样。他从杨锡这番杀伐的话,看到的竟不是暴戾,而是决心。

    是的,杨锡有一颗要建立秩序的决心。

    苏秦玲感觉,这男人与众不同,或许可以改变些什么,虽然这希望极其渺茫。

    良久,苏秦玲说出一番令杨锡意外的话。

    其实,也许我们可以合作!

    但杨锡直接打断了其话语。

    不!你没资格与我谈合作,想活命,你只能选择依附!

    htmlbook3838644indexhtml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