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0章 一念成魔

作者:尉迟有琴类型:其他类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东兴荣昌公主……

    这个遥远的名字自突厥王爷耶律璟口中道出,大乐透摇摇选号器:惊得在场的杜皓宇、谢炎、韩瞳三人不知所措。

    三人中独韩瞳从未见过那位荣昌公主,即便曾在西秦见过目睹风华绝代的皇后,也断不会联想到什么。

    而杜皓宇与谢炎这两位东兴旧臣,多少曾与荣昌公主有过数面之缘。甚至,当初突厥南侵,荣昌公主为西北监军往前线去,便曾在杜皓宇所管辖的湟水关失踪。

    过往种种,一一浮出水面,当年多少尘封的秘密藏之甚深,如今却在此时惊起轩然大波。

    倘若西秦皇后便是身故多年的荣昌公主,那么他们的晋皇陛下……

    “耶律王爷,你再好好瞧瞧,这画上果真是东兴荣昌公主?”杜皓宇最为忐忑,借着同耶律璟说话的时机,他上前半步,目光投向那副展开的画卷。

    既然晋皇有心让突厥人指认,便是没打算再藏着,是以杜皓宇敢如此放肆。

    一瞥之下,杜皓宇哑口无言,那画中人一颦一笑,美貌端方,世间绝有的好颜色,不是荣昌公主,还会是谁?

    “自然不会错!哪怕我忘记世间所有人的脸,断不会忘记这等红颜祸水!当初我突厥将士抓获三位美人,将他们送给南北汗同我兄长,曾命画师画下她们的画像。那位荣昌公主的画像被带回突厥,多少年来仍是突厥的耻辱,我又怎会认错?若非因她,我突厥断不会遭此横祸!”耶律璟全然无知,只当杜皓宇有心质问,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杜皓宇的心却一直往下沉,脚步也再挪不动半步。湟水关的旧事,荣昌公主当初失踪,几乎成为大晋复国的阻碍。

    时为世子的晋皇陛下险些置大业于不顾,警告他同当时的先帝,若荣昌公主出事,他将会如何自处,逼得杜皓宇多年来,始终觉得晋皇陛下对此事仍耿耿于怀。

    若非当初西秦人横插一脚,又怎会有东兴后来的大获全胜?也遑论先帝的回京述职、大晋的复国有望。

    本以为荣昌公主已死,心头大患已除,待时日一久,晋皇陛下总会明白死者已矣,到时候什么人忘不了?

    然而此番这一消息,几乎将杜皓宇击得六神无主……

    莫说谢炎,连韩瞳得知画中人乃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荣昌公主后,顿时也闭上了嘴。他从出生起,至如今及冠之年,一直长于大西北,却对那位公主早有耳闻。

    恐怕整个中原都知道,那位荣昌公主曾是晋皇的恋人,他们在鹿台山为师兄妹多年,险些谈婚论嫁。

    然而,突厥人却不知其中有这等渊源,耶律璟方才还带着那般轻蔑姿态述说当年。

    也终于,在场三位大晋重臣都已明了,为何他们的晋皇陛下会有此一变。

    杜皓宇虽知十有**不会看错画中人,却还想挽回:“不过、不过是皮相而已,天下相似之人何其之多,单凭一幅画便能决断?突厥王爷未免太轻率了些!”

    作为北晋大元帅的杜皓宇,对突厥人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当年湟水关一役,荣昌公主借此一战成名,击杀带着人皮面具的“司徒赫”,这般妙计,本也非突厥人所能想出。献计者,便是时任东兴镇北大将军的杜皓宇。

    正因为杜皓宇不苟言笑的义正言辞,耶律璟听到他说话,忽然也不太确定起来:“这……人有相似……”

    他又盯着画卷看了看,细想了一下,道:“杜元帅所言的确不错,兴许确是人有相似,只是这未免太相像了些。当初西秦大帝亲往我突厥大营营救荣昌公主,亲口道出荣昌公主是他的心肝。可后来听闻荣昌公主同驸马一起病逝,西秦大帝立的皇后,也并不是那位公主,为何时隔多年,还有人提起她?”

    耶律璟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晋皇陛下,难不成这画像有何古怪?说来有些好笑,荣昌公主死了,西秦改了年号作‘荣昌’,殊不知那位西秦皇后作何感想,西秦大帝还真是痴心不改啊!”

    无论突厥人如何揣测,无论杜皓宇、谢炎等人如何担惊受怕,晋皇自始至终不曾开口说半句,他的面色如此平常。不打算给突厥人解惑,也不打算去解臣子的担忧。

    “没什么,不过是偶然得了一副珍藏的画像,恰好王爷来了,顺便指认指认。”晋皇的唇角微微一拉扯,有人扯着他的痛处,叫他想笑不能笑。他将画轴重新卷起,面色重又冷凝如霜。

    画轴上的人消失不见,杜皓宇等人心上的窟窿却还没填满。

    “原来如此,是我多虑了。”耶律璟虽发现异常,奈何找不着证据,不知那画中人在何处惹了祸端,想起南下的因由,只得陪着笑脸道:“此番前来燕京,是想同晋皇陛下商量借道一事。虽说如今大西北几十座城池皆属晋皇所有,连鸣山以东,定襄关、湟水关以南,济水以北皆是晋皇的天下,然仔细一想,晋国竟作为东兴同西秦的屏障困于大西北,难不成陛下不曾想过开疆拓土、一统中原?”

    “故而,突厥想同晋皇陛下定一盟约,以我突厥几十万勇士为先驱,借道鸣山、定襄关、湟水关,一举攻入西秦腹地!若突厥大仇得报,定不负晋皇圣恩!”耶律璟的中原话说得很顺,乌桓三皇子却听得不太真切,不停地偏头去看耶律璟。

    “三皇子莫急,此番突厥众部齐心合力,又有乌桓国鼎力相助,十年饮冰,只等今日一雪前耻!还请晋皇陛下成全!”耶律璟躬身,又行了一礼。

    乌桓三皇子也是同样恭敬的姿态,粗犷的嗓音话毕,殿内一时十分安静。

    殿内空阔,众人心思各异,杜皓宇、谢炎平日里论起朝政头头是道,不惜争执起了冲突,如今只因出现了那卷画轴,谁也料想不到事态会如何进展,只能静待他们晋皇陛下发话。

    终于,晋皇开口道:“耶律王爷同三皇子一路奔波,着实辛苦,今日是正月初一,以我中原人的规矩,正月初一一家团圆,不谈政事。不如请两位暂去驿馆休息,赏一赏我燕京雪景,如何?所有后话,留待明日再议。”

    耶律璟素来听闻晋皇脾气捉摸不透,比他的父亲更为难缠,是以即便心有微词,也不得不入乡随俗,前往驿馆休息。

    待耶律璟等人离开,杜皓宇连半句话也来不及同晋皇说,甚至,那些说教同劝谏,一句也不必再说。

    晋皇也不同他们解释一二,直截了当地开口道:“传孙神医。”

    “皇兄,您的龙体是否有恙?”韩瞳急了,忙问道。

    这是听了荣昌公主的消息气血不顺郁结于心?

    然而,晋皇不曾多言,只让他们退下,独见孙神医一人。

    孙神医姗姗来迟,晋皇也不曾怪罪,仍是当年鹿台山上的冷峻模样,问道:“朕记得当年孙神医曾下山为荣昌公主驸马诊断,那位驸马后来身故,已是多年以前了。神医可还记得那位驸马的病症如何?”

    孙神医与鹿台山的掌门桑颉乃是故交,于鹿台山上隐居多年,甚少过问寻常俗事,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奈何鹿台山一脉一夕被毁,孙神医作为半个知情人,不得不随众人来了北郡三州,如今更成了宫廷里受人敬重的神医。

    当年鹿台山上的弟子韩晔,成了晋皇陛下,而他的师父桑颉成了国师,君臣有别,令人唏嘘。

    问起当年事,孙神医自然有印象,当初便是那位荣昌公主来的信函,让他去替她的驸马看诊。

    说来也巧,多少年了,那位驸马已然入土为安,还有人惦记着他的病症。听闻那位公主——鹿台山上的小师妹也已亡故多年,作为大师兄的晋皇陛下仍是念念难忘?

    孙神医摸着花白的胡须,点头道:“自然记得。那位驸马的身子与寻常病症不同,老夫不敢忘。”

    晋皇素来敬重贤能之辈,尤其是像孙神医这样的长者,多数时候甚至不需君臣相称。

    “神医说说看。”晋皇的口吻十分平淡。

    孙神医想了想,道:“老夫记得当初是那位驸马身中九箭,而且旧疾复发,险些命丧黄泉,老夫这才下山前去替他诊治。这件事,木莲姑娘当初已问过老夫了。”

    韩晔眯起眼,木莲的确跟他回禀过,甚至,病驸马死时,也曾验过尸身,确是他本人不错。韩晔当时中箭不治,只需一个结果,便不曾去过问太多。如今想来,怕是让人钻了空子,便如林岑之之死,若非经由他的手,如何能断定那具尸首的真伪?单凭身中九箭的伤口,未免太小看了那人的心计。

    “那位病驸马身中剧毒,患有失血之症,失语已有几个年头了。这种病症老夫不曾见过,想是下毒之人将多种毒合在一处,誓要置他于死地的。只是他运气不错,似有医术高明之人相救,但这种救治的法子,也不是长久之计。”孙神医如实道。

    见晋皇陛下迟迟不曾表态,孙神医只好想起什么便说什么,补充道:“不过……老夫觉得,在他中毒之前,底子应当不错,若是寻常人,有这种病症,怕是早已死了。除非有大罗神仙在,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法子,兴许才能救他。”

    “想来还是熬不过,迟早的事。”

    “多谢孙神医。”晋皇点了点头。

    晋皇素来话不多,无论从前在鹿台山,还是如今于龙座之上。该问的问了,不问的便是不想知晓,孙神医也不多言,交代完便出去了。

    偌大的书房内,再无旁人在,只晋皇伶仃一人。

    韩晔再次将画卷展开,全无一丝声响。

    其实自瞧见画中人的第一眼起,他便笃定了,丫丫还活着。画卷中留给他的线索太多,作画的定是他熟悉无比的鹿台山旧人——西秦荥阳白家的细作。

    那一年碧桃树下、鸳鸯戏水,是多少人眼见的“秘密”,随着鹿台山覆亡,知情者不过二三。黄土垄中,本无枯骨,盛京的那座衣冠冢、夫妻合葬墓,里头到底有没有一具真的骸骨?

    只用一幅画、一道题字,便能挑起他的心魔,那人是打定了主意要叫他不得安宁,让他不惜以这国祚来拼一个失而复得!

    那人太懂他的所爱与所失,料定了他的心魔一旦触碰,无论如何不会歇止,他如何能当做什么也没瞧见,如何能当做全然不痛不痒?

    古旧的北晋皇宫,陈旧的偌大书房,这些年,他一人守着所谓的挚爱,一颗心只朝着社稷江山走。

    原本社稷江山可填他此刻空洞,可暂缓他一时得失,能让他余生得到些许快慰,可今日这个消息,却似有千钧之力砸下,硬生生让他痛得弯下了身子。

    心里那个空洞越挖越大,江山几何也填不满,他从此暗无天日。

    比守着死去的亡魂更难熬的,是他的丫丫还活着,活在这世上,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那么他的痴恋同坚守,是否可笑之极?

    他以为他是她的遗物,可他确是她的遗物,她活着,亦丢弃的遗物,更加褴褛破败不值一提。

    那个人,曾身中九箭而不死,与他撕破脸面在盛京护城河畔大打出手,此后他逼问过展堂,展堂宁死不肯吐露那人的身份。

    原来,并不是什么西秦豪族,也并不是什么薄相本人,那人一早便该是假死的身份,借机潜伏在西秦使者之中,甚至趁机带走了他的心爱!

    改元荣昌,改元荣昌,改元……荣昌……

    如此不加掩饰,全然不怕人猜出原委的昭然心思,像是恨不得天下人与他一同庆贺,可那时他韩晔痛失所爱、忙于复国大业,怎会想到西秦大帝的心思?

    一步一悔恨,一步一痛楚,步步皆差错,枉他再机关算尽赢得声名成全国祚,回头望去,他怎能释怀?

    天启元年十一月,他曾贺她临盆,贺西秦大帝喜得太子。

    天启三年十月,他曾贺西秦大帝生辰,恭祝她夫妻和睦、太子乖巧。听闻那位西秦皇后天人之姿、习得百步穿杨之术,他心下略有怅然,想起他的丫丫若是活着,她的手已不能再弯弓搭箭,那位西秦皇后面貌如何、心智如何,与他无甚干系。

    天启三年腊月,派人吊唁西秦太后屏天,劝慰西秦大帝同皇后莫要哀伤,北晋同西秦结永世之好……

    好一个永世之好!

    “哈哈哈……”思及此,韩晔竟笑了,星眸中一片阴云密布。

    时至今日,韩晔总算明白了当初父亲的执念,他以为死别已够残忍,已够他余生不得安宁,却不想生离最痛,生生割裂无法相见,单凭这一幅画,单凭那千千万万与她相似的脸庞,如何能解刻骨疼痛?

    遥远的西秦大地,他要去见她,他总得去见她,哪怕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他总得见到她!

    晋皇一日一夜不曾踏出书房,陪伴他的,只有一卷画轴,一只雪白的笼中兔。北晋天启四年正月初一,那个不曾得到的女孩,成了晋皇一生的魔障。

    他总担心失去她,他梦里一遍一遍重复失去她的经过,烈焰焚烧,尸横遍野,血泪交织,生生死死……

    晋皇至此,片刻不得安寝。

    ……

    正月十四未时,东兴往西秦的使臣迟迟回到盛京,舟车劳顿,不需半刻休整,翟永平忙不迭入宫面圣,却被告知陛下午时宿于石姬娘娘处,让翟永平等着。

    朝臣尽知,新帝不喜舞文弄墨的书生,对文举三甲草草处置,不过给个偏僻的县官、翰林编修之职,却对上届武举十分看重,钦点的武状元翟永平已是新帝面前的红人。

    新帝及冠不过数月,后宫女子已有十位,其中便数翟永平寻来的这位石姬娘娘最受新帝宠爱。

    一个时辰后,年轻的东兴帝携那位石姬娘娘回了紫宸殿,翟永平忙跪下行礼:“吾皇万岁!”

    新帝瞧见他,笑了:“翟卿家回来了?此行可有收获啊?手里拿着什么?”

    “陛下好眼力!”翟永平抬起头,腆着脸笑道:“陛下,臣有些话想同陛下单独说。”

    说这话时,君臣二人都看向新帝怀中的石姬娘娘,那娘娘二十五六岁模样,娇艳妩媚,眼波流转间俱是风流,望着翟永平道:“陛下,难不成有臣妾在此,倒碍了陛下同翟大人的事了?翟大人得了什么好玩的物什,臣妾倒不能知了?”

    “石姬娘娘误会了,微臣……微臣……”翟永平望着那娘娘的眉眼,有些话终究是说不出口。

    但凡是新帝的心腹,谁都知道新帝宠爱石姬娘娘过了头,一月倒有半数歇宿在她处,每每情到浓时各种爱称,最喜她泼辣不安分。

    是以,哪怕方才石姬恃宠而骄,新帝也还是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笑道:“爱撒娇的小泼妇,朕同翟大人有要事要谈,你先去御花园里玩会儿,明日正月十五,你不去试试新做的宫装?如何在正月十五的宴会上艳压群芳啊?”

    这语气,是宠溺过了头了。

    石姬被这么一哄,倒也就听话了,腻歪了会儿,便由宫人搀扶着去了御花园,口口声声还让新帝半个时辰后去陪她。

    一入紫宸殿,新帝道:“翟大人辛苦了,风餐露宿的赶路,年也不曾过好,朕当大加封赏你才是。”

    翟永平的脸上有一种奇妙的兴奋,忙道:“陛下,翟永平不敢要封赏,此番入长安城,倒是有一桩大大的收获!微臣马不停蹄地赶回盛京,便是要同吾皇道一声恭喜!”

    “哦?何来的喜事?”新帝转过身,年轻英俊的面容有些倦态,眼中却似还有少年人的稚气,带着笑:“翟大人在西秦皇太后的丧宴上,还能摘得喜事一桩?若是传扬出去,岂非要让西秦大帝跳脚?”

    翟永平根本等不及,急急展开手中画卷,道:“陛下,您瞧瞧这画中人是谁?臣在吾皇身边伺候了些许时日,每见吾皇笔下所画之人俱是同一眉眼身段,只倒是神仙中人罢了。不曾想,此番去往那西秦长安,亲眼见到西秦皇后,那眉眼那身段,便恰恰是陛下的画中人哪!”

    翟永平已来不及察言观色,一口气将这一路上憋着的恭维之词一一道出:“传言说,那位西秦皇后乃是晏氏女,得晏氏女可得天下,谁能想到,吾皇日日夜夜所思所念之人,便在那长安城中,岂非说明陛下与晏氏女有缘?即便虽未曾见过,但下笔如有神,一颦一笑俱都勾勒出,陛下,这是天要佑我大兴啊!”

    ------题外话------

    qq书城那边貌似同步少了两万字的样子,亲们可能看起来费力些。暂未打通后台,所以无法回复书城留言,官方读者群:79381194,欢迎来坐。

    大乐透摇摇选号器_悠悠小说网_uu小说http://www.ywyfk.com.cn提供最新章节免费小说txt全集下载和全文在线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